全球粮荒,资本慌吗?

时间:2022-05-30 16:09:25 来源:http://news.hexun.com

经济观察网 记者 欧阳晓红

持续拉响的全球粮食危机警报撼动了a股。资本择机而动,农业股异动拉升。

2022年5月27日,种植业与林业板块逆势上涨。农发种业(600313)涨停,金健米业(600127)、荃高科(300087)、丰乐种业(000713)等个股跟涨。

次日,粮食概念股爆发,金健米业涨停;农业板块走势活跃;浙农股份、香梨股份(600506)涨停;北大荒(600598)涨幅逾2%;但农发种业转跌,报收14.40/股,跌幅2.57%。

继5月主要小麦出产国印度宣布小麦出口禁令后,泰国与越南亦“盯”上了大米。5月27日,泰国政府发言人表示,泰国与越南计划联合提高大米价格;另据媒体报道,印度政府或将收紧大米的出口;而全球大米出口量前三大的国家是泰国、越南与印度,其出口总量占全球七成。俄罗斯农业部表示,至2022年8月底之前,不打算取消对葵花籽的出口禁令。国际食物政策研究所(ifpri)数据显示,截至5月28日,包括阿根廷、哈萨克斯坦、印度、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等国在内,全球有20多个国家实施了粮食的出口限制令。

囿于经济冲击、极端天气、地缘政治三大因素,全球或在经历二战之后的新一轮粮食危机。当前全球饥饿人口数量创新高,俄乌战争阴霾下,国际环境日趋严峻,全球农产品(000061)行业很受伤,“粮食危机”灰犀牛渐行渐近。

“我们正面临前所未有的饥饿,食品价格从未如此高涨,数百万人的生命和生计悬而未决。乌克兰战争正在加剧一场三维危机——粮食、能源和金融——对世界上最脆弱的人民、国家和经济造成毁灭性影响。”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最新《全球粮食危机报告》的前言中表示。他说,所有这一切都发生在发展中国家已经在努力应对并非由他们制造的一系列挑战的时候——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气候危机以及在持续和日益严重的不平等现象中资源不足。

不过,该报告也明确,我们拥有改变方向的数据和专业知识。“我们可以一起建设一个更安全、更有弹性和包容性的世界——并一劳永逸地消除饥荒和饥饿的祸害。但我们现在必须采取行动。”古特雷斯表示。

按照世界粮食计划署执行干事比斯利的话说,严重饥饿正飙升至前所未有的水平,全球形势正在持续恶化。冲突、气候危机、新冠肺炎疫情和飙升的食品与燃料价格酝酿了一场风暴,而后来爆发的乌克兰战争更是雪上加霜。几十个国家的数亿人被逼到饥饿深渊的边缘。“我们迫切需要紧急资金来把他们拉回来,扭转这场全球危机,否则就太晚了。”

《全球粮食危机报告》显示,2021年,53个国家的约1.93亿人口陷入危机级别或更严重的粮食不安全状况,比上一年增加了约4000万人;这较2016年几乎翻倍。其中,2021年最重要的驱动因素是以俄乌战争为代表的地区冲突,加剧粮食供应风险,因此受到粮食危机的人数较前一年增长50%。报告警示一个令人忧虑的趋势:自2017年报告首次发布以来,重度粮食不安全问题一直在加剧,丝毫未停息。

而根据科法斯的研究,所有13个行业在中长期内都将继续受到俄乌冲突的冲击,造成直接或者间接的影响,具体情况则因企业在供应链中所处的地位或地理位置而有所差异。欧盟委员会上周宣布对俄罗斯实施石油禁运,由此产生的外溢效应可能继续刺激油价;粮食价格也是如此(乌克兰、俄罗斯和白俄罗斯都是粮食生产大国)。此背景下,冲突越久,对需求的冲击就愈发无可避免,以致全球环境进一步恶化。

俄罗斯和乌克兰可谓全球农产品和生产出口大国。因而,冲击全球粮食供应链的冲突似乎是造成全球粮食不安全的主要原因。据联合国统计数据,小麦产量,俄罗斯和乌克兰出口量占全球近1/3;大麦出口量占全球31%;油菜籽出口量占全球近七成。

不过,其实自 2019 年以来,全球粮食价格持续高企,全球粮食危机风险悄然上升。西部证券(002673)分析,表面看有疫情、地缘冲突、全球春播偏慢、化肥成本偏高、新一轮贸易限制等因素;但更深层次来看,则是疫情和贸易冲突背景下,全球价值链与供应链受到非经济因素的严重冲击,全球粮食供给不确定性增加,加剧了价格上涨。

那么,全球粮荒拉响警报之际,资本慌吗?

基于当下的形势,红杉美国认为,这不是一个需要焦虑的时刻,只是需要暂停和重新思考。世界在重新衡量当资本变昂贵时,什么样的商业模式是有价值的。在通胀、加息和战争等的影响下,投资人更多的开始关注企业的短期确定性,资本变得越来越值钱,宏观不确定性越来越高,使得投资人越来越不肯为长期增长预期付费。

很显然,此时的资本不是慌,而是更为现实与谨慎,甚至是底线思维。

国内来看,东吴证券(601555)分析,全球粮食危机已对国内价格产生带动,不过我国主粮库存充裕,价格把控力强,但仍需关注输入性通胀压力。关注夏收对价格中枢的影响,从小满到立秋重点跟踪气候、疫情管控。

或许正是这样的底线思维使然,现在的资本有时候会让市场觉得捉摸不定;其a面无迹可寻,b面则是不按套路出牌,但终究还是一场关乎危机投资哲学与信心的修行。

而全球粮食危机隐现,输入性通胀压力抬升之时,粮食之稳亦成为我国重中之重。

5月27日,中央农办主任、农业农村部部长唐仁健主持召开部常务会议。会议强调,要深刻领会今年粮食稳产增产对于稳物价、稳预期、稳大局的特殊重要意义,切实抓好“三夏”生产各项工作,全力保障夏粮机收正常开展,夺取夏粮丰收,抓紧抓实夏种夏管,夯实全年粮食丰收基础,为保供稳价防通胀、稳住经济大盘提供有力支撑。

会议指出,全国稳住经济大盘电视电话会议是在关键时刻召开的一次非同寻常的重要会议,当前要全力以赴打好夏收这场硬仗……迅速启动“三夏”生产督导,“三夏”小麦机收专项指导工作组要直接下沉到小麦主产县,紧跟农机跨区作业队伍行程,帮助解决困难问题,保障机手和机具畅通无阻,确保不误农时、颗粒归仓。

与此同时,“国内主粮基本实现自给,且国家价格调控能力强。”东吴证券认为。

其逻辑是,目前我国严格奉行谷物基本自给、口粮绝对安全的粮食战略,其中稻谷进口依赖度过去10年基本维持在0-2.5%的极低水平,小麦玉米、肉类进口依赖度均不超过10%。其他粮食品种如大豆、油脂、糖进口依赖度较高,其中大豆超过 80%,菜籽油食糖则在35%左右。因此海外价格上涨对国内影响并不直接,同时国家在国内粮食市场中占据绝对主导地位,2020年国有粮食企业主要品种销售量占全国消费量的比重,小麦 65%、稻谷 45%、玉米 71%、大豆 49%,“我们认为以中储粮为代表的国有企业有能力在特殊时刻稳定国内粮食价格,后续更多需要关注今年夏收情况对粮食价格中枢的影响。”

实际上,从驱动因素看,西部证券分析师易斌认为,本轮粮食价格上涨主要来自 “能源价格、俄乌战争、天气因素、新一轮贸易限制抬头、全球流动性泛滥”等五大因素。

诸如,第一,能源价格上涨带动成本抬升。原油价格上涨对农产品价格有着较为显著 的传导。本轮原油价格站上 100 美元/桶,也从成本端对化肥价格形成驱动。

第二,俄乌战争为代表的地缘冲突,引发粮食供应不足。地缘冲突除了直接影响乌克兰春播之外,俄罗斯和乌克兰作为主要产粮国签署出口禁令,以及俄乌战争引发能源和化肥价格的上涨,都加剧粮食供应缺口。

第三,天气因素,导致北半球春播进度偏慢。

第四,新一轮贸易限制抬头。今年3月以来已经有 14 个国家出台了农产品的出口禁令,也是本轮粮食危机与2008年粮食危机的相似点之一。

第五,全球流动性泛滥,金融资本助推粮价上涨。疫情以来全球主要经济体采取量化宽松政策,流动性的大幅增加助推粮食价格上涨,这与2008年金融危机时期较为相似。2022年以来cbot(芝加哥商品交易所)主粮的非商业净多头寸明显抬升,表明交易层面对粮价上涨的推动。

就此,如果进一步来看,根据科法斯的研究:全球农产品行业可能是(目前)受影响最大的行业之一,甚至可能引发社会问题。

全球信用保险服务商科法斯认为,鉴于农产品行业的重要性,它所面临的食品和物资(特别是化肥)价格高涨的问题会造成严重的后果,因为它们可能威胁到全球食品安全,并引发政治动荡。高昂的能源价格增加了农作物的投入成本,因此降低了农民的产量,而农产品行业本来就容易受到一些结构性因素的影响,如生物风险和气候条件的变化。举例而言,自年初以来,世界各地都出现了强烈的热浪,导致干旱(非洲之角、印度等)和大规模火灾(如美国的新墨西哥州)。

不管怎样,21世纪不应有饥饿,但二战以来的最严重粮食安全问题已横亘眼前。

联合国粮农组织总干事屈冬玉指出,冲突与粮食不安全之间的悲剧性联系再次突显,令人警觉。虽然国际社会勇敢地响应呼吁,采取紧急行动预防和缓解饥荒,但调动的资源仍难以满足日益增长的需求,无法有效解决造成粮食危机的根本原因,包括新冠肺炎疫情、气候变化、全球热点地区的动荡和乌克兰战争等各种因素。“今年的全球报告进一步表明,需要在人道主义、发展与和平的背景下,在全球层面共同应对严重粮食不安全。”

国内来看,现在“从小满到立秋,重点跟踪气候、疫情管控对夏收影响。”东吴证券分析,其逻辑是,上半年疫情对春播的冲击究竟有多大,到夏收才能给出答案,这也是下半年国内粮价是否上行的关键,特别是粮食主产区疫情防控也可能造成不确定性。5-8月我国粮食主产区将按照从南到北、从东到西的顺序依次进入夏收季节,粮食品种将由冬小麦依次变为水稻、春小麦。气候重点关注5月下旬南方阴雨天气、6月华北干热风天气的影响,疫情防控也需要对夏收给予更大力度支持。

最后,投资上,西部证券建议,农业赛道重点看好两个方向:一是直接受益于粮食上涨的种业产业链;二是粮食安全下的种业“芯片”概念。具体板块包括种植、种子、饲料、农资化肥等。

行业配置方面,东吴证券亦认为是国家安全下的农业、基建、军工。诸如,农业:粮食安全已成为重要底线思维,相关政策可能持续加码,投资机会包括生产(种业、化肥农药、粮食种植、农田水利&农机装备),流通(供应链管理、下游加工)。

换言之,得益于国内在粮食安全领域的谋篇布局,农业赛道危中有机,景气度上升。不过,伺机而动、“粮荒心不慌”的资本亦需防范疫情之变、地缘冲突扩大、主要粮食出口国贸易政策变化、全球主要粮食主产区气候变化、能源价格变动等相关风险。

(责任编辑:李显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