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品通胀率达25.7% “印度洋明珠”斯里兰卡何以陷入经济危机?

时间:2022-04-07 01:48:19 来源:http://news.hexun.com

面临几十年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斯里兰卡正在“泥沼”中挣扎。

当地时间4月5日晚,斯里兰卡总统戈塔巴雅·拉贾帕克萨宣布,自当天午夜起取消公共紧急状态。日前,斯里兰卡面临外汇匮乏、物资短缺、物价高涨、供电紧张等问题,并引发民众抗议活动。

截至目前,当地政局仍未完全稳定。在内阁20多名部长于3日晚集体辞职后,斯总统戈塔巴雅呼吁议会各政党加入内阁共同应对危机,未得到积极响应。目前内阁除了总统戈塔巴雅、总理马欣达·拉贾帕克萨外,还包括新就职的外交部长、教育部长和高速公路部长。42名议员5日宣布退出执政联盟,导致执政联盟在斯里兰卡议会225个席位中已不占多数。

由于斯里兰卡社会出现动荡,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驻斯里兰卡代表处负责人masahiro nozaki在5日表示,他们正在密切观察斯里兰卡的政治和经济发展,并期待与斯里兰卡政府进行讨论。

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刘小雪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斯里兰卡的gdp在2020年收缩3.6%,可见疫情对其经济的打击很大。“造成此次斯里兰卡经济危机的主要原因,一方面源于其经济结构单一,另一方面是斯里兰卡缓冲疫情影响的能力十分有限。”

稳外汇也难解近忧

经济不景气,连带着斯里兰卡的货币卢比不断贬值。

当地时间4月5日,斯里兰卡卢比兑美元汇率首次跌破300大关。斯里兰卡央行方面表示,其美元买入价为293卢比,卖出价为303卢比。但银行工作人员表示,银行愿意以高于303卢比的价格购买美元,以确保美元供应。之所以要花高价来保障美元供应,皆因斯里兰卡近日面临购买能源和食品所需美元不足的窘境。

据了解,斯里兰卡的生产资料和生活所需品都高度依赖进口。以能源为例,斯里兰卡的煤炭和石油均需从国外进口,国内60%的电力依靠煤炭和石油发电。该比例或许还会随着斯里兰卡水力发电情况不佳而继续升高。

令人担忧的是,近两年来,斯里兰卡的外汇储备急剧下降。截至2月,斯里兰卡外汇储备约为23.1亿美元,相较两年前下降了约70%。由于没有足够的外汇购买进口燃料,自3月31日以来,斯里兰卡的滚动停电时间从每天10个小时延长至13个小时。

斯里兰卡公共事业委员会主席贾纳克·拉特纳亚克(janaka ratnayake)表示,此次停电的原因是政府无力支付52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3亿元)的进口柴油货款,以致3.7万吨柴油在港口无法卸货。

与此同时,斯里兰卡国内的食品价格飞涨,食品通胀率达到25.7%。据悉,像奶粉、糖、大米等生活必需品都实行了定量配给。

在这种情况下,斯里兰卡外汇短缺的矛盾愈发凸显。

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研究员李莉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疫情是导致斯里兰卡外汇储备急剧下滑的重要原因,“疫情不仅严重打击了占据斯里兰卡gdp12%的旅游业,还使部分斯里兰卡人无法外出打工,导致这部分外汇汇款下跌。”数据显示,2021年斯里兰卡的汇款额降幅达22.7%,这导致该国外汇流动性下降。

由于外汇不足,当前斯里兰卡国内的食品、燃料和药品等商品都出现供应短缺的情况。如今,民众在加油站和杂货店前大排长龙也成了常事。刘小雪向记者表示:“从目前来看,斯里兰卡的外汇储备或许只够维持一个月的进口。”

事实上,斯里兰卡外汇储备存在压力并非一朝一夕。在疫情暴发之初,2020年4月,斯里兰卡对部分商品实施了进口禁令,想借此提高本土产品的竞争力,减少对进口商品的依赖,节省外汇。然而,此举不仅没有达到斯里兰卡政府预想的效果,还导致其国内基本商品如汽车零件、家具、农产品(000061)等都出现了普遍短缺,物价急剧上涨。因此没过多久,部分限制就已经解除。

尽管外汇压力不断升温,但斯里兰卡对此显然是无计可施。在刘小雪看来,斯里兰卡当前最大的困难在于债务高企。数据显示,2022年,斯里兰卡需要偿还约69亿美元的债务。目前包括fidelity investments等在内的全球资产管理公司正密切关注斯里兰卡的违约风险。

经济结构调整滞后

疫情下,斯里兰卡陷入自1948年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使这个有着“印度洋明珠”美称的岛国黯然失色。

作为南亚岛国,斯里兰卡资源匮乏,国民生计高度依赖进口。对于其外汇收入来源,除了支柱产业旅游业,还有海外务工人员的汇款以及商品出口。

2020年,斯里兰卡的服务贸易顺差由28.49亿美元降至8.19亿美元,减少约20亿美元,主要是因为疫情期间旅游业和运输服务收入大幅缩水。另外,在出口方面,斯里兰卡的出口主要集中在纺织业和茶叶、橡胶等农产品上。但有资料显示,斯里兰卡曾经占据优势地位的纺织业正在被孟加拉国等取代。

相比起纺织服务业,斯里兰卡作为一个以种植园经济为主的农业国家,其农产品更具特色。同时,农产品也是斯里兰卡出口创汇的重要组成部分。据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的数据,该国2020年茶叶出口额为12.4 亿美元,占出口总额的12.4%;另外,香料出口3.3亿美元,椰子出口3.5亿美元,海产品出口1.9亿美元,分别占出口总额的3.3%、3.4%和1.9%。

为了稳固国内经济,斯里兰卡一直努力打造具有本国特色的出口导向型经济。2021年5月,斯里兰卡政府改革农业种植政策,在全国推广有机农业,禁止在农业种植过程中使用农药。这背后,斯里兰卡政府有着深远的考量——寻求成为全球第一个完全有机农业国家。

“为了突出它的产品竞争力,斯里兰卡筹谋进入有机农业。”刘小雪向记者表示,疫情导致民众的消费力下降,有机市场的需求波动很大,与此同时,部分农业土地租赁的费用很高,因此斯里兰卡的有机农业生意受到成本和市场的双重夹击。

雪上加霜的是,自从推出有机农业之后,斯里兰卡大片农田遭到荒废,农业生产率大幅下降,农产品减产近一半。因此,推行有机农业不到半年,斯里兰卡就相继取消了对茶叶的化肥进口限制和其他农业投入品的进口禁令。

对此,李莉向记者表示,斯里兰卡所追求的是高水平的农业发展,想法是好的,只可惜它选择了错误的时机实行。

自知产业结构单一,为了促进经济转型,斯里兰卡还在2019年大力推行减税政策。刘小雪向记者表示,斯里兰卡经济结构调整较为滞后,减税政策直接导致斯里兰卡税收大减约四分之一,并进一步增加斯里兰卡政府的债务压力。“可以说,减税的目标没有实现,减税的直接后果在疫情后显现出来了。”刘小雪补充道。

经济危机当前,斯里兰卡总统表示将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寻求帮助,另外,斯里兰卡或许会通过债务重组等方式渡过难关。对于斯里兰卡未来的发展,中国传媒大学金砖国家研究中心研究员张潇予认为,该国要尽快制定合理的经济政策,推动经济结构转型升级。另外,根据世界银行统计,疫情期间,斯里兰卡电信业务创收增长32%,金融服务业增长28%。张潇予认为,这意味着斯里兰卡在数字经济和金融服务业领域具有较大发展潜力。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